当前位置: 首页> 蜀光校友> 蜀光校友>
蜀光校友
深深的怀念 ——忆王肇初先生
来源:   日期:2016-10-28    点击:

 

 

 深深的怀念

 

 ——忆王肇初先生

 

     本刊编辑室

 

 

 

 

          王肇初先生照  

 

王肇初先生1921年出生于四川省富顺县。1942夏从蜀光中学高中毕业,同年考入从南京迁到江安县的国立戏剧专科学校,受业于曹禺先生等名师,于1945年毕业。抗战胜利后该校迁回南京复课,先生留渝,在中学任教时与同校教师牟祖霞结婚,1948年夫妻二人调母校蜀光任教。1956年先生调四川师范学院中文系,副教授。201639日王肇初先生于成都病逝,享年95岁。

王肇初先生病逝后蜀光网《蜀光校友》栏目发文悼念,截至20161022日止,点击达1921人次。蜀光校友或打电话或发微信到《蜀光校友》栏目编辑室悼念先生者不计其数

 

蜀光一课 不忘国耻

 

19398月,王肇初考进了蜀光中学男高第2班,级友有王蜀龙、黄枬森、李公天、袁嘉锴、何光耀、王其相、郭重学、侯朝疆、侯 毅、李明烺、黄时华等118名。

让王肇初永远难忘的是这年1010日国庆节自贡市遭日机轰炸。这一天放假他在家里。上午10点半左右,防空的短促急凑的呜--呜紧急警报拉响了,人们还来不急躲藏时,空中已响起日本轰炸机群震耳欲聋的嗡嗡声,炸弹、燃烧弹从天而降,房屋的倒塌声、人们的哭叫声、伴随着那四处燃烧冲天的烟火……自流井成了一片火海,光大街全烧光。有的祖孙三代全烧死在倒塌的废墟里,黑黢黢的卷曲在一起,还有母亲护着孩儿一起烧焦了,尸体相连分不开,令人毛骨悚然,恐怖,凄惨!

第二天早上上学时,他走进校门,只见新建才一年的男生教学大楼被拦腰炸断,初中男生宿舍和男生食堂屋顶被炸塌,礼堂和高中男生宿舍交界处有一个近10米直径的大炸弹坑,震碎的玻璃和炸飞的砖瓦将花园内的花草打得七零八落,惨不忍睹。教他们数学的杨秉钧老师用相机拍了许多照片,记录了日寇轰炸蜀光的罪行。亲眼目睹日寇轰炸蜀光的有教导主任韩叔信和在校复习功课的高1941级的学生张云湘、毛昌祥等。

早上8点,学校召开声讨日寇轰炸蜀光的罪行大会。当韩主任讲到日机不仅炸毁了我们的校舍,还对奔跑着躲进刺竹林的学生用机枪扫射时,全校师生愤怒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韩主任又说:“校舍可毁,蜀光精神是日寇炸不毁的!”

这天虽没上课,却成了王肇初一生难忘的蜀光一课——不忘国耻!

蜀光校训:“尽心为公 努力增能”的核心就是爱国主义。

在中华民族危难之际,蜀光人挺身而出,投身于抗日救亡之中。王肇初和他的学友们一起上街义演。 1942年夏毕业时,将他们义演积累下来的钱,在蜀光操场修建了一座非常壮观的公能台。

再后,考上西南联大他的级友王蜀龙和黄枬森先后参加中国远征军抗击日本侵略者,王肇初和他的学友们积极投身于抗日救亡之中。

 

     国立剧专名师会聚

 

 

 

 

1985年国立剧专成都校友会成立:第3排左第5人为王肇初先生

 

王肇初先生之父是富顺二中教师,这是一座百年老校。王老先生国学工底深后,诗词歌赋都行,特爱川戏,票友,闲暇爱到茶馆清唱。小生、须生戏他都能唱,兴致来了,反串小旦。他演唱《陈姑赶潘》的小尼姑,唱腔甜美,尤其是他对陈姑的内心世界把握得很好,将小女子的怀春、羞涩、急迫之状,演唱得妙趣横生,获得满堂喝彩。受其父的影响,王肇初从小也特爱艺术。1942年夏,他考进国立戏剧专科学校,该校又称南京国立戏剧专科学校,是我国有史以来的第一所戏剧专科学校。1935年秋创建于南京,直属国民党中央宣传部,是中国当时的戏剧最高学府。1939年迁四川江安县,1945年夏迁重庆。

国立剧专在著名戏剧教育家余上沅教授任校长期间,以研究戏剧艺术,培养戏剧人才为办学宗旨。

剧专重视教学质量,重视聘请戏剧及文学艺术方面的名家任课,更重视培养自己的师资队伍。先后在该校担任教务主任及各科、部主任的有应云卫陈治策、曹禺、应尚能、杨村彬等。先后来校任教和讲学的教师主要有田汉马彦祥宗白华吴梅赵元任徐悲鸿梅兰芳程砚秋陈白尘叶圣陶焦菊隐吴祖光张骏祥黄佐临、金韵之(丹尼)、洪深、马彦祥、阎哲吾等一批我国著名的戏剧家在此任教,为播撒中国戏剧艺术的种子而辛勤耕耘。在办学14年中,培养戏剧人才1000余名,为中国戏剧影视业培养了一大批艺术精英,如著名导演谢晋凌子风、陈怀凯,大剧作家王生善、任德耀、曹兮,著名演员项坤温锡莹张雁、夏天、胡浩、张瑞芳、冀淑平、金淑芝、王永梭等。

王肇初考进剧专时已22岁,高个、大眼、双眼皮,着装整洁,风流倜儅,一表人才,很得女孩子喜欢。

此年,曹禺先生任剧专教务主任、兼上话剧课。曹禺先生在江安完成了他的举世名著《蜕变》、《北京人》的创作,以及《》的改编;吴祖光的《正气歌》、杨村彬的《清宫外史》都是在江安写成的。在江安期间,先后公演了《蜕变》、《北京人》、《正气歌》、《清宫外史》、《日出》、《伪君子》和《哈姆雷特》(此剧系首次在国内公演)等中外名剧。同时,还坚持排演抗日戏和进步戏,除了在江安演出外,还到附近的南溪、泸州等地演出,为抗日救亡起到了积极的宣传作用。江安因此被誉为中国戏剧的圣地,蜚声海内外。

曹禺先生自编自演莫扎特,无论是如诗般的台词,还是曹禺扮演大音乐家莫扎特的化妆和对莫扎特人物的塑造上,堪为上乘,轰动陪都重庆。

从曹禺先生的创作和表演中,让初涉戏剧领域的王肇初明白:戏剧艺术是一座巍峨的高山,必须锲而不舍地用毕生的精力去攀登啊!这就需要打下攀登的基础,

 

左为曹禺先生扮演莫扎特剧照      

 

不断地提高自己在文学、艺术、表演等方面的素质。于是他博览中外古典名著,他学歌唱、他学弹琴、他学书法……

当年在艺专,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曹禺先生为了创作他话剧《北京人》中一个很重要的人物时,他尾随一位有殊气质的江安本地人,这个人到那儿,他也到那儿,这人停步,他也停步……弄得这人发“毛”以为遇到了“绑匪”,飞跑到家中求救。当家人拿着棍棒要开打时,才弄明白了他们要打的人竟然是戏剧大师曹禺……这位被尾随的人后来成了《北京人》中一个角色的原型。

曹禺先生创作的故事,让年青的王肇初欣喜若狂,他悟出了:“戏剧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从此,他注意观察各阶层人物的举指、习性,体念他们的生活、语言、内心世界,这一切的一切,造就了后来的王肇初先生。

王肇初先生为人低调,从不宣扬戏剧大师曹禺曾是他的先生。因而多年来蜀光学生有一个谜——先生导演那么再行,先生的先生又是谁呀?

20169月,蜀光高1957级校友毛幼先在微信上给蜀光老校友发了一个贴子:转载2016年中国电视报21期的一段文字,从而揭开了蜀光学生多年的谜底——啊!先生的先生原来是曹禺!名师出高徒嘛。

报上披露的消息不可全信,这是真的吗?我们再从他的学友、同事和集战友于一身的范莲芬老师,他的儿子王行迅,及四川江安在原校遗址建立“国立戏专纪念馆——中国戏剧摇篮”披露的资料中,印证了中国电视报关于王子文的爷爷王肇初是曹禺先生的学生的报道是真实的。略有失误的是:王行迅指出他的父亲的在四川师学院的职称不是教授而是副教授。

 

 

四川江安“国立戏专纪念馆”

 

  

 右王肇初先生左牟祖霞师母 

 

 

 

 

 

2张剧照中:左照右男1号和右照左站立的男1号扮演者均为王肇初先生

201639先生谢世后,同与父亲在川师任教的三儿王行迅清理父亲遗物时,发现了父亲珍藏了七十年的在剧专演出话剧担任主角的剧照2张。

抗战胜利后国立戏专迁回南京原址复课。王行迅说:“父亲留重庆任教,并与同校女教师牟祖霞相爱结婚,1948年夏同调蜀光任教。1949年后,剧专与原华北大学艺校、东北鲁艺学院合并组成中央戏剧学院。父亲的孙女王子文考进了该学院,圆了祖父舞台、银幕的梦想。

夫妻恩爱,相伴相依。他们经历了新中国诞生黎明前夜激情燃烧的岁月,他们经历了一女夭折、三子一女下乡的凄苦……当这一切都挺过去时,爱妻却先他而去了,没能伴随他走完人生的最后旅程,这是先生最大的遗憾。

 

 

蜀光岁月 情浓谊深

 

贾宝玉是“情痴”。他的“情”主要用在如水般可爱的女孩儿的身上,不是占有,而是顶礼膜拜。

有一种人,却是天生的“情种”,是世上少有的珍品。凡为“情种”者,其爱,不局限在异性上,也不局限于亲人,而是在人世间播撒着爱,让人感受爱的温暖。这类人,细腻、痴情、怀旧,那怕是一张照片、一封 书信、一张纸片,都难丢舍。他们爱神游,追索已逝的岁月,寻觅往事故人,亦或手舞足蹈,亦或澘然泪下,王肇初先生属此类。

2007106,王肇初先生在《蜀光人物》第二集上撰文——《根基和我在蜀光的一段往事》中有这么一段记述:“根基走了,我年轻时的好友一个个走了,却要由我这个身体素弱、时运不济的老头来写纪念文章,真不知该如何说起了……1948年秋我和根基是同时回母校蜀光任教的。之后一段日子,是我一生中过得最有意义的,也是最值得回忆的。”王肇初先生回忆他们在地下党领导下参加蜀光学运的故事后,紧接着说:“……新中国成立后,蜀光的音乐戏剧很多,我只追忆一下排演秧歌剧《王秀鸾》和《黄河大合唱》的情况。演《王秀鸾》要有演员表演,还要有乐队伴奏,排戏是我的任务,乐队则是老罗的任务。由学生覃光工扮演王秀鸾,难得的是我们当学生时的老师刘世藩和万美恩夫妇承担了另外两个角色。排练《黄河大合唱》完全是老罗一个人担当的,我只是在演出时担任朗颂者。……2004年蜀光80周年校庆时,又重新演唱《黄河大合唱》的部份乐曲,报幕者说:这是我们的老校长罗根基指挥的的传统节目……根基老友,好好安息吧。”字里行间,透露出深情的怀念。

 

 

 

 

一照一纸先生都舍不得扔,珍藏了数十年:左为蜀光校友1982年在蓉合影;右为学生在1984年校庆60周年送的贺片。

2016313,在蓉的范莲芬老师来电悼念王肇初老师。

范莲芬老师不仅是第一个向母校通报王肇初先生病逝消的,她还提供了有关王肇初先生家人的信息,她说:“王肇初先生在蜀光,很好地传承了南开重视社团活动,话剧活动开展得非常好。展示了他在戏剧上的才华。”

王肇初先生的同窗何光耀老校长说:“肇初是蜀光中学一位非常优秀的老师,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与蜀光中学一批很有学问的老师罗茨甫、李克己等调到大学,王肇初老师调四川师范学院中文系。”

蜀光高19541班团干部甘淑卿回忆:“王肇初老师曾先后任过蜀光高19541班和7班的班主任,并任教他们的语文课。他积极引导学生阅读课外书藉和参加社团活动,是蜀光中学话剧团的指导教师。师生情深,60年而不断,我们每年都要到成都与恩师聚会,回忆往事,欢笑一堂,其乐融融。”

蜀光高1955级王举孙回忆:“1950年的春天我考入蜀光中学不久,参加了蜀光歌咏团。我第一次参加《黄河大合唱》演出,罗根基老师任指挥。《黄河大合唱》的演出大获成功,在自贡影响很大。1952年一个周末,演出的两台话剧,虽64年已过去,仍鲜活的印在我的脑海:一台是高1952级由邬光富和他的级友演出的《永不掉队》。这是当年的高中国文教材的一篇课文改编的。它反映二战后苏联从军队中抽掉一些经过二战洗礼的战士到大学学习。故事就发生在二战时一位年青的上尉军官和他的年老的教授士兵身上。战后两个战友在课堂上相会了,当昔日年青的上尉军官伸出左手与先生握手时,这位双眼已瞎的老教授手顫抖了,他问道:‘你的右臂呢?’‘被德军的炮弹炸飞了。’一次上课时,年青的上尉军官猛然起立,报告说:‘先生,我学不下去了,让我回去吧!’全场鸦雀无声,演男2号的老教授也是高个,单薄,我看到他的手顫抖得更历害了,他低下头,又慢慢抬起头,极其痛苦,舞台的灯光突然暗淡了,时间拉回到二战战场:在一次日夜兼程的急行军中,一位年老的战士睡着了,掉了队,年青的上尉军官找到他,命令说:‘跑步前进,永不掉队!’舞台的灯光渐渐又亮了,老教授激动地说:‘当年祖国召唤我们,我和你上战场。于今,你断臂、我瞎眼,祖国再次召唤我们,向科学进军,课堂就是战场!为了我们亲爱的祖国:‘我命令昔日英勇杀敌的上尉:跑步前进,永不掉队!’此时邬光富,跨步、挺胸,高统靴啪地一碰,立正、敬礼,充满激情大声地说:‘是!永不掉队!’帏幕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落下。另一场戏是我们这个年级演出《保尔.柯察金》一个片段——保尔救出革命者朱赫來,后朱教保尔拳击,保尔用他刚学到的拳术,将两个耍霸不准他钓鱼的花花公子打入水塘,惹得冬妮雅快活得哈哈大笑……再后是保尔参加红军。演保尔的是我班胡泽榘,演朱赫來的是一班华渊祥。”两台戏都是王肇初先生担任导演,均大获成功。”

蜀光高1957级毛幼先说:“我们上初一时,在周末晚会上演苏联童话剧《失去了的时间》,曾丹苓主演的《红领巾小组》,祝柏林、李欧演鲁迅的《过客》,邬光富、朱紫芳、邓仇夷等演苏联话剧,还有《丁祐君》等,都是王老师导演。”

学生们的回忆,大多与先生的导演有关。据老校友回忆,8年里王肇初先生导演的剧目有数十个,其中有曹禺先生的名著《雷雨》片段。

重情者虽常为情所困,为情所伤,可当他谢世后走向天堂之路时,人们送给他的也是一路的思念、一路的情。爱情、亲情、校友情、战友情、师生情,万水千山总是情啊!肇初先生,蜀光没有忘记您,人们怀念您,安息吧!

注:本文经王肇初先生之子王行迅、王行鹤2016101日审阅修改。

 

分享到:更多

上一篇:

下一篇:

自贡市蜀光中学版权所有 © 蜀ICP备10203511号

地址: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东兴寺街伍家坝26号

教务处:0813-2701037 政教处:0813-2700041 党政办:0813-2705231  电话:0813-2700432       技术支持:自贡百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扫一扫 关注我们